<optgroup id="ceook"></optgroup><code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
<code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
<samp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
<samp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<samp id="ceook"><small id="ceook"></small></samp>
<samp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
<code id="ceook"></code>
<optgroup id="ceook"><xmp id="ceook">
<optgroup id="ceook"><small id="ceook"></small></optgroup>
上海高考網
上海站

熱門城市 | 全國 北京 上海 廣東

華北地區 |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

東北地區 | 遼寧 吉林 黑龍江

華東地區 |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

華中地區 | 河南 湖北 湖南

西南地區 |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

西北地區 |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

華南地區 | 廣東 廣西 海南

高考網
熱門推薦
您現在的位置:高考上海站 > 院校大全 > 政策解讀 > 正文

三問藝考 淺析高校藝術類招生現象

來源:鳳凰網 文章作者:周濟 2012-03-02 13:27:17

藝考,怎一個“熱”字了得,簡直到了“高燒”不退的地步..

2012藝術專業招生

 

  2012年,高校藝術類專業招生考試依然火爆,報名之處人頭攢動,考試現場摩肩接踵,有的擠歪了鐵門,有的堵塞了交通……許多家長陪著考生南征北戰,半年之內走過大半個中國,試圖用汗水、淚水、心血和金錢,跨過文化課分數線可以降低的高考門檻,敲開心儀高校的大門。
 
  藝考,怎一個“熱”字了得,簡直到了“高燒”不退的地步。藝考“高燒”,燒得那些缺乏藝術細胞的學生被“趕鴨子上架”逼上“藝術”路,燒得那些真正對藝術感興趣的學生也被“堵”在了路途,燒得很多家長暈頭轉向,卻讓某些學校財源滾滾、各類培訓班盆滿缽滿……
 
  藝考“高燒”,要燒到何時?應如何退燒?
 
  一問
 
  藝考,到底有多亂?
 
  “目前的藝術考試實施過程中,存在三方面的突出亂象:考前輔導亂,考試組織亂,招生學校亂。”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體衛藝研究中心主任吳鍵用“三亂”形容當前的藝考。
 
  每年2、3月間,寒風中擠成一團的報名隊伍,考場內橫七豎八的畫板,考場外呼天喊地的攤販,馬路上如臨大敵的交警……藝考過后,垃圾遍地,廢品成山,讓人感覺這里仿佛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爭。一個字,亂!
 
  這種亂,源于“熱”。近幾年,雖然高考生源下降,但藝考持續升溫,報考規模已占高考總規模的10%以上。在中國傳媒大學,最熱門的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計劃招生100人,報名人數高達8200多人,報考和錄取比為82∶1;在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,錄取率甚至不到1.5%。
 
  由于藝考的低門檻、高誘惑,越來越多的學生“半路出家”。在藝考生中,大部分是在高中階段甚至是高三時,為了“敲門磚”而投身藝術行列。這些“臨時抱佛腳”的學生,讓那些原本憑著才華和興趣報考的考生不堪其擾。北京女孩李煜從小學習小提琴,憑著對音樂的熱愛,拿過不少大大小小的獎項。在她順理成章報考高校藝考時卻突然發現:“怎么一下子冒出了那么多的特長生?”
 
  趁“亂”打劫的是那些培訓班、速成班。用關鍵詞“藝考培訓班”在網上搜索,會得到數以百萬計的條目?梢哉f,目前藝考培訓市場幾乎亂成了“一鍋粥”,由于缺乏監管和規范,租幾間民房當教室、找幾個大學生當老師、打幾個廣告招學生,一個“草臺”藝考培訓班幾天就可以搭建起來。
 
  當然,與這些草臺“小巫”相比,培訓班中還有專業“大巫”,他們造就了藝考的“潛規則”。因為藝術類考試不宜量化,評價的主觀性很大,說考官掌握“生殺大權”毫不夸張。吳鍵說:“由于考試中確實存在少數考官舞弊的情況,眾多考生出于擔心得不到公平對待的心理,違心聘請與考試有關的專業教師進行考前輔導,F在的情況,與現實生活中手術病人給醫生送紅包、運動隊給裁判行賄一樣,不求照顧,只求公平。”
 
  面對“潛規則”,一些孩子成績不理想的家長“鋌而走險”也就不難想象了。于是乎,重金聘請評委級老師的考前輔導市場越來越紅火,費用也自然水漲船高,甚至高到了令人咂舌的程度。
 
  “藝考是個‘砸錢’的事兒,每節課1000塊,最貴的2500塊,加上住宿吃飯、租琴房等各項開銷,一個考試周期下來將近20萬。”一位音樂類藝考生算出自己的培訓費。
12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