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高考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城市 | 全國 北京 上海 廣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北地區 |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東北地區 | 遼寧 吉林 黑龍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東地區 |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中地區 | 河南 湖北 湖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南地區 |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北地區 |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南地區 | 廣東 廣西 海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考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高考上海站 > 高考復習 > 高考各科復習指導 > 高考語文復習指導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生不能順暢閱讀寫作 高考語文非改不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東方網-文匯報 2011-07-14 13:12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生不能順暢閱讀寫作 高考語文非改不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全國語文高考早已塵埃落定,但在語文教育界、語文研究界,有一種質疑聲卻愈來愈強烈:目前高考語文的形式和內容,到底能不能促進中國學生語文素養的提高?應試化的中學語文教育,給學生的語文能力帶來了怎樣的戕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本報邀請高考語文命題和閱卷研究專家、語文教學研究者和一線的中學語文老師,就這一話題展開了討論。他們說:母語是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血脈,而母語考試在一定程度上走入了誤區,直接影響學生母語素養的提高。作為母語教育指揮棒的高考語文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嘉賓:周宏  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語文考試與評價研究所所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志偉  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語文考試與評價研究所副所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  徐匯區教師進修學院高中語文教研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朝暉  上海建平中學語文高級教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本報記者李雪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學改革多年,學生的語文素養并未明顯提高,有些方面甚至倒退了。不少中學生到了高中畢業,該掌握的語文能力、該具備的語文素養沒有獲得,不該有的機械應試能力卻武裝到了牙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為什么現在要提出改革高考語文這個話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上海的二期課改1998年啟動,2001年正式開始,2006年高中階段全面鋪開,時至今日,其對基礎教育進步和發展所產生的積極影響無可置疑。但是,課改似乎并沒有從根本上改變應試教育的頑癥,也沒有達到切實減輕學生課業負擔的目的。公平地說,命題機構多年來也在能力所及的范圍內做出了有效的努力,其功不可沒。但是,目前學生的語文基礎知識、應用能力、表達能力、思維品質等語文素養并未明顯提高,有些方面甚至倒退了。甚至可以說,不少中學生到了高中畢業,該掌握的語文能力、該具備的語文素養沒有獲得,不該有的機械應試能力卻武裝到了牙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:談到應試,我想到前日遇見的一個同事,她的兒子明年面臨中考,語文成績卻不盡如人意。兒子班上新任的語文老師對她說:“別怕,語文試卷上可能出現的48種提問方式,我都有應對的辦法。”語文試題居然有48種提問方式?我冥思苦想,也湊不上10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承認,同事的孩子遇上了一位敬業的老師。他背負著升學率的壓力,研究出一套答題的策略?蓡栴}是,通過這種方式得以升學的孩子,真正收獲的又是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這其實就是低層次應試。并不是說目前高考考的不是語文能力,真正具備高語文素養的考生確實也能考好這張試卷;但大多數學生卻是在通過大量“類高考試題”的練習來提高成績,走上了低層次應試的歧路,這種方式甚至被看成是十分有效的途徑。這與目前試卷的缺乏變化恐怕有一定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:從實用的角度來看,中學語文教學也沒能很好地完成教會學生“使用”文字的任務。小到寫一張假條,大到講一段道理,學生的表述總是暴露出太多的不規范、不清晰、不合理。究其原因,無非是語文課幾乎沒有應用文的教學,也少有真正意義上的議論文教學。沒有相關語言信息的獲得,少有縝密有序的思維訓練,要求高中生能寫出像樣的議論文來自然成了一件難事。不會闡釋,難以辯證,甚至無法自圓其說,只靠著古今中外四面八方的例子來支撐骨架,如今高中生作文中的這一常見現象,不能不說是語文教學的缺漏造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這也讓我想起今年上海一所重點高校自主招生語文考試的結果,十個成語解釋中,3000多名考生的答案里只有極少數人的正確率超過一半,得分率僅在個位數。另一份試卷有一道題目,要求學生“分別用正楷和你認為優美的書寫方式將‘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’各抄寫一遍”,考生書寫的“正楷”中,端正而難看的字為多,“優美的書寫方式”更多人只是寫得小些、潦草些而已。還有一道題是要考生閱讀一篇現代散文,寫一篇鑒賞評價文,結果60%以上的學生寫成了讀后感。另一個基本事實是,學生的錯別字愈演愈烈,高考作文幾乎找不出一篇沒有錯字別字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下流行的現代文閱讀題成了中小學語文教學的“公害”,小學生還未能順利閱讀,就要做閱讀分析題,并且仍有教師將一篇完整的文章分割得支離破碎,再逐段講解。即使到了初中和高中,閱讀也還是在同一平面上開展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你們認為,現在語文教學中出現的應試傾向,在于語文高考出了問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對于學生的語文能力和語文素養,課程標準的要求清晰明了,如果真能遵照課改要求,完成課標所設計的目標,絕不會出現上述狀況。這里就牽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——語文教育改革的“龍頭”到底是什么?答案是:學習的最終端——高考。高考是選拔性考試,無論我們怎樣“淡化”它,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、用人標準不變,高考是教學的指揮棒這一事實就不會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地講,目前的語文高考中存在這樣一些問題:一、現代文考題瑣碎,整體理解尚未落實到位;二、文言文未能將字詞句的考核與內容的理解真正交融;三、參考答案基本還是標準答案,靈活性和開放度不夠;四、缺少對實用類文體寫作能力的考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志偉:凡考試總有導向功能,古今中外概莫能外。當下流行的現代文閱讀題成了中小學語文教學的“公害”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學生還未能順利閱讀,就要做閱讀分析題,并且仍有教師將一篇完整的文章分割得支離破碎,再逐段講解。即使到了初中和高中,閱讀也還是在同一平面上開展訓練。這樣做有兩個弊端:一是使學生養成不良的閱讀習慣——過多的停頓和返讀,減弱了閱讀興趣。二是挫傷了學生的積極性——你在做題過程中總是犯錯,誰還有積極性?如今學生厭惡語文,不喜歡閱讀,有一大半原因來自現代文閱讀分析題。一線的語文教師和學生卻不得不去做,因為考試就是這樣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朝暉:究其原因,就是因為命題是從文本中“摳”考點。一些語言現象與閱讀理解關系并不直接,但是因為正好是一個命題點,就用來命題了;而有些與理解有直接關系的內容因為沒有相應的考點卻被擱置一邊。這種“隨考點布題”的模式,使閱讀變得瑣碎而不連貫。殊不知,一個人在閱讀時,不是依靠各種能力的簡單累加,而是語用經驗、生活閱歷、文化修養綜合作用所形成的能力層進,甚至是依靠這些因素綜合作用產生的直覺思維來完成閱讀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志偉:現代文閱讀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了。因為它無法真正檢測出一個人的閱讀能力,正常人讀書誰也不會像做現代文試題那樣去讀,那是一種“非正常閱讀思維”。本來口語和書面語一致的文章,初中生一讀就懂,但一出題目,連教授都無法回答,命題者所擬定的參考答案,到閱卷中變成了“標準答案”,于是答題者總是被扣分,因為很少有人能夠回答得與答案完全一致。文學作品的解讀是言人人殊,但是現代文閱讀的答案卻要相對統一,并且,為了便于評分,必須擬定幾個參考答案,這就是所謂的“踩分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朝暉:在這樣的背景下,一線的語文教學壓力之大可想而知。從一線教師的角度看,既然無從把握閱讀檢測的脈絡,轉而從考點上下功夫也是情理中事。因此,不少教師忙著從題型上總結規律,學生本身閱讀的整體感知能力既已不強,按題型答題又成了方便法門。所以,“讀懂的不會做,會做的讀不懂”的現象時有發生,離真正的閱讀漸行漸遠。這樣的教學很難真正激發起學生的興趣與激情,語文由鮮活走向枯燥無可避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還有目前的文言文考試,基本相當于外語考試——翻譯、解釋、簡單理解概括。文本基本被當作語言材料來用,而非文章。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在于,長期以來我們的固有思維認為文言文讀懂即可。我記得我們當年的文言文學習,老師是把它當成現代文來教的。理解分析、鑒賞評價是教學重點,字詞句的問題全都穿插在其中解決,而不像現在,文言文教學以疏通字詞句為重要內容之一,留給分析鑒賞的時間少之又少。所以,當時我們學文言文興味盎然,學完大多能熟讀成誦;而現在,學生閱讀文言文卻缺乏興趣。結果是考生一怕文言文,二怕周樹人,三怕寫作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張理想的語文試卷大概應該是這樣的:普通現代文考分析概括能力,文言文或者經典的現代文考鑒賞評價能力,背誦默寫名篇的分值增加,作文在考議論文、記敘文之外,還考核應用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那么,高考語文該考些什么、怎么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志偉:改革高考語文的形式和內容,當然需要仔細思考謹慎對待。我認為首先要減少現代文分值,增加記憶積累型的題量分值,讓多讀多寫多記的學生得益。認為記憶背誦經典是“死記硬背”的說法是錯誤的,語言學習無論是母語還是外語,記憶背誦的效率最高。老一輩文人國文底子為什么好?恐怕同他們年輕時的“童子功”有關?荚囈獜姆禈銡w真上下功夫,充分利用考試的導向功能,讓孩子從小重視基本功的訓練。舉個例子:如今一些小孩在學前常常能背誦三五十首唐詩宋詞,但是上小學不久就忘了。為什么?學校里不考?嫉臇|西全是很玄的題目,小學生剛剛開始會讀書就讓他們做閱讀分析題,結果弄得他們一頭霧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學生學習語文的目的應該是提升素養和形成語言文字的運用能力,在工作乃至一生中能以所學去解決工作生活中的現實問題?墒,目前的很多大學生甚至連論文的內容提要都寫不好。因此,就考試來說,現代文最應該考的是將來最需使用的理解概括能力,文言文應該考鑒賞評價能力,作文考思維能力、表達能力和運用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來講,一張理想的語文試卷大概要包括:現代文考概括能力;文言文,有時也可以是經典的現代文考鑒賞評價能力;名篇背誦默寫,分值要增加,20分、30分均可,這是素養的基石之一;作文考議論文、記敘文之外,還應考核應用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:我在網上看到1932年國立北京大學的國文入學考題,除了譯一段古文,解釋幾個文言虛詞,答出一些文學文化常識,余下的就是一篇作文。當然不是說現在的高考語文也要照搬這樣的命題方式,只是想說,在研究考試的專業人員越來越多、考試命題日益科學化和精細化的今天,這樣樸實的一份試卷恐怕很有值得借鑒之處。至少,漢語言內在的基本特質并不會隨著時間而流變,那么,作為檢測這種語言水平以及運用能力的考試,是否也應該具有某種相對恒定的特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志偉:所以,題型應該簡化,我看到的民國時期的國文試題一般都比較簡潔:解釋書名或者人名,典章制度,文言文標點翻譯,作文,有時還有對聯。整張試卷不會超過五百字,留下大量時間給學生思考和寫作,決不會拿一篇大家都讀得懂的文章去“精耕細作”地分析。1977年,我參加上海高考,語文很簡單,作文90分,改病句10分,再有附加文言文翻譯30分。我們那一屆的語文并不差,考試結果的區分度也很高。上世紀80年代后期,我們引進了標準化試題,結果試題越弄越復雜,使母語教學變成了外語教學,以訓練數理化的方式來訓練語文。結果是,學生讀了十二年的語文卻不能順暢地閱讀和寫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目前一些高校自主招生的語文題也在探索。上海一所重點高校的自主招生試題,有一個鮮明的特點是多變,試卷內容、考核點、出題形式年年不同,每年的試卷未必覆蓋全部能力點,甚至有一年只考了兩篇作文。但考核目標始終不變,就是語文素養和語文綜合能力。這樣的考試形式使考生無法猜題,結果,平時語文能力強的考生和語文能力弱的考生各歸其類,考試正確地評價并體現了學生平時語文學習的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:高考當然也不妨有一點這樣的嘗試,所有這些還必須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明確學業水平考試與高考的不同功能——前者用于衡量和保證高中生學業水平的基本要求,后者則只需承擔選拔的任務。惟其如此,高考才能放開手腳,彰顯其獨特的評價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要有平時的多閱讀、多積累、多思考,自然能夠以不變應萬變,如果有一天,語文考試能讓人無從準備,卻又能檢測出學生真正的語文素養,那么,語文教師的教學智慧就能夠被激發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如果按照這樣的思路改革語文高考,會給語文課堂帶來怎樣的變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高考如能做到從試題形式到試題內容的多變,變到學生無法用題海戰術來應試,這時,教師就不得不提高自身素養,研究語文規律,用遵循規律的“不變”來應對同樣遵循規律的考試的“多變”了。只有這樣做,才能讓語文教學回歸語文的本質,而教師也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解放——你甚至可以不全部使用教材,甚至可以自選文本,只要你教的是真正的語文,條條大路通羅馬,這必將改變目前教學與考試“同途同歸”的現狀,真正實現教學上的“殊途同歸”。而現在的情形是:試題基本不變,應試基本不變,教學也就無需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元:提到自選文本,教真正的語文,讓我想起,我在美國的高中課堂里聽到過學生用一個星期討論雷馬克的《西線無戰事》,用一個月討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罪與罰》。而相形之下,國內大部分中學生的閱讀現狀卻有些令人擔憂,除去課文,《課程標準》所要求的“三年的課外閱讀總量不少于300萬字”恐怕難以達到;蛘,即使字數上達到了要求,質量上也難有保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每個語文教師心里都明白,語文考試應該是無需準備的,只要有平時的多閱讀、多積累、多思考,自然能夠以不變應萬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教師,我希望考試在內容和形式上的變化能使課堂教學的氛圍寬松起來,讓語文教師,尤其是畢業班的教師,能更多地專注于文學和文化,專注于學生審美能力和思辨能力的提高。無需再掘地三尺地鉆研考試說明,反復研究歷年試卷,解析、判斷、歸納和演繹的技能大可用在更有意義的別處。如果真的有一天,語文考試能讓人無從準備,卻又能有效地檢測出學生真正的語文素養,那么,語文教師的教學智慧大概就能夠被大大激發出來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宏:是時候把大力改革考試內容和考題形式擺上議事日程了。目前我們需要的不是“在漸變中求新意”,而是學習一些國家的經驗,提前幾年預告幾年后將要實施的相關改革,用有預告的“大變”來促進語文教學真正落實二期課改的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只要有考試,必有應試。關鍵是,我們的考試把應試引向何方。引導得對,應試也能應出語文能力。相關的教育主管部門應該有條件做好這件事。簡言之,用好高考指揮棒,把教學引向重視語文素養的正途上去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